搖擺專題

Ella 與 Dizzy 等樂手在休士頓演出遭逮補

兩週前在知名論壇 Reddit 上有人 Po 出一張照片 (原文討論)

標題是 “Ella Fitzgerald jailed in 1955 for singing to an integrated audience”

(休士頓警察局,右Ella Fitzgerald,左Georgiana Henry為Ella經紀人)

彷彿天意,剛好二月黑人歷史月(典故請點這)。二話不說鑽進這棟有2.1k留言的大樓

前情提要

故事從 Illinois Jacquet (1922 – 2004) 說起 ,他是一位非裔美國人,演奏次中音薩克斯風,在跳舞的各位對他的Flying Home 一定不陌生。首次錄製是1942年,當年 Illinois Jacquet 19歲。

Jacquet 在休士頓長大,成長的過程讓他漸漸體會到社會充滿種族隔離 (segregation) 的不公平。在 1930s 到 Rice Hotel 進行演出時,因為樂團是非裔美國人,飯店經理要求走從後門進場,此時 Jacquet 挺身而出向飯店要求,如果不像一般人走正門進入飯店,便取消演出,飯店最後做出妥協。休士頓新聞對這件事情,給出這句話 “If you don’t say anything, nothing happens.”。

Jacquet 從演出爵士樂的過程中,看見音樂是如何去改變種族歧視的偏見。他告訴 Norman Granz (當時的製作人 & 樂團領隊),他不會在休士頓有種族隔離制度的地方進行演出。Jacquet 說:

如果我不在家鄉裡對種族隔離做一些貢獻,我會後悔一輩子。是時候該做這件事情,種族隔離需要畫上休止符。 I felt if I didn’t do anything about the segregation in my hometown, I would regret it. This was the time to do it. Segregation had to come to an end.

事發當天

講了一圈前面的故事,是時回來 Reddit 的標題上。

時間快轉到1955年10月5號,Ella Fitzgerald, Illinois Jacquet 和 Dizzy Gillespie 來到波士頓巡迴演出 (Granz’s Jazz at the Philharmonic tour)。當時 Granz 和 Jacquet 決定要在這裡舉辦第一個,沒有種族隔離制度的大型音樂會,為了避免衝突雇用了當地的警察維持秩序。

當天演出沒有發生群眾騷動或是暴力事件,但麻煩卻悄悄靠近。第一場表演結束後,休士頓的副警長(Sergeant W. A. Scotton),策劃一場種族歧視的逮捕行動,五名穿著便衣的警察手持槍械進入休息室。此時Jacquet 和 Gillespie正在角落玩著骰子,Fitzgerald 和 Henry (Ella的經紀人) 正在喝咖啡。

Granz回憶道

我看見警察走進去廁所,懷疑警察會放毒品栽贓。於是對警察說道”我正在看著你“。警察拿著手槍抵著我的胃說”我應該殺了你

副警長將正在賭博的”五”個人帶回了警局(某人表示:我只是喝咖啡),Gillespie, Jacquet, Fitzgerald, Henry 和 Granz,要求他們繳交罰款,並要求”簽名照”。而記者跟攝影師早已在警局等候,將的過程記錄下來,就有了這次 Reddit 上的照片。(Dizzy Gillespie 在警察局裡面還是帥)

種族歧視的逮捕行動”成功”後,警方便將所有人放回音樂廳進行第二場演奏,而場外的聽眾並不知道短短的休息時間,舞台的背後發生這麼可怕的事情。

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

從熱愛爵士音樂、了解背後的文化脈絡,會發現爵士樂手們利用自身的影響力,突破既有框架、為黑人的權力持續累積能量,進而促使 1968 年通過民權法案,種族歧視明文的被美國聯邦法律禁止。

感謝 yoyo 在 Reddit 上看到這篇討論,這是一個難能可貴的機會,從音樂角度去了解當年的種族隔離的各種荒謬行為,以及樂手積極捍衛人權的那種熱血、堅持。

二月份是黑人歷史月,熱愛 Swing 的舞者們,可以多花點時間了解那個年代的歷史,或是你/妳還想知道什麼有趣的故事,歡迎私訊給 Step Swing,我們下週見。

Ref

Illinois Jacquet: Integrating Houston Jazz Audiences

On integration, jazz and the arrest of Ella Fitzgerald and Dizzy Gillespie in Houston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